西劝网
当前位置:西劝网 > 时事 > 海上风云︱海陆两难还是左右逢源:法国的海陆战略得失

海上风云︱海陆两难还是左右逢源:法国的海陆战略得失

发布时间:2019-11-15 19:10:34

法国是一个海军强国和海军强国。在现代,法国曾经是仅次于英国的海洋帝国。它拥有除大英帝国之外最大的海外殖民帝国。它还拥有辉煌而强大的海上力量,不亚于英国和美国。中国“813”抗日战争期间,法国舰队迫使日本人放弃进入上海的法租界,法国人甚至迁入徐家汇收容大量难民。海权研究人员经常看重英国和美国,轻视法国。他们认为法国作为一个海陆混合国家,无法兼顾两方面。他们大多数人都从海洋探险的失败中吸取了教训。有些人甚至认为法国是一个大陆国家,很难与英国争夺海上力量。这是真的吗?事实上,法国的海洋发展有两个方面,有许多值得注意的成功。作者只讨论了海洋战略的得失,长期以来一直是对过去侵略的道德批判的最终结论。

首先,先天地理条件的双刃剑

欧洲就像一个从亚洲延伸出来的大半岛,西部有几个沿海国家。除了岛国英国和爱尔兰之外,可以直接进入大西洋的国家是欧洲大陆尽头的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

法国不像美国那样有两大洋的海岸,但它有一洋一海的海岸,这是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出口。地中海在地理上和海洋一样重要。然而,与英国不同,法国并不具备一个濒临海洋的岛国的整体优势。法国是一个海陆混合国家,或称两栖国家。地理条件的双重性带来了巨大的矛盾。一方面,它走向海外,英国人并不逊色。例如,它去北美和非洲,印度和东南亚殖民。法国从一开始就没有落后于英国。另一方面,法国的领土是以西欧大陆为基础的,随时都可能有外围争端等待解决。例如,数百年来,德国和法国一直为莱茵河两岸的领土而战。除了争夺陆地霸权之外,近代几个邻国也开始争夺海洋开发,如荷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现代法国最困难的反对者是英国和德国,海洋和陆地都被迫轮流。英法“百年战争”从1337年持续到1453年,德国问题一直是法国安全战略的重中之重。从1870年到1940年,德国和法国打了三场大规模战争。从黎塞留到拿破仑,“自然边界”一直是法国战略的长期追求,因为它会带来战略安全感。法国不能像英国那样玩“离岸平衡”。它只能采取一种国家战略来防止它周围的力量出现,并注意陆地和海洋地理的发展。这要求法国在处理外交关系时保持灵活性,权力平衡思维至关重要。这一切注定了近代以来法国海洋的发展是一条曲折的道路。

从波旁王朝晚期到20世纪,法国多次保持着欧洲第一支最强大的军队的称号,其强大的海军在欧洲往往仅次于英国。无论是陆军还是海军,法国经常占据世界前五名。今天,法国大陆面积超过55万平方公里,在其全盛时期,其海外领土面积为1234.7万平方公里(1919年)。20世纪初,法国是仅次于英国的第二大殖民帝国。法国海外发展的“成就”不容否认,但牺牲和代价不小,走了许多弯路。

第二,从黎塞留到拿破仑:海权新星的挫败

黎塞留主教在17世纪20年代成为法国统治者,在加强专制主义和军事改革的同时,法国的波旁王朝及其对手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战斗到底。在主教勤勉的治理和权力平衡政策之后,法国作为一个主要欧洲国家的地位得到巩固和形成,同时陆地和海洋也在扩张。法国海军分为中东舰队和西方舰队,其建立是为了进行海外殖民和投资。1661年,“太阳之王”路易十四接管了政府。重商主义结出果实。重商主义理论的创始人让·巴蒂斯特被任命为财政部长。法国东印度公司成立于1664年。海军改革完成后,法国海军从1660年的20艘军舰改为1672年的196艘主力舰,在欧洲排名第三。1689年,法国主力舰的数量在欧洲居首位。法国海外殖民始于加勒比群岛,然后占领加拿大和路易斯安那,然后在西非和印度建立贸易基地。法国已经成为西欧海上殖民和势力的后起之秀,同时也没有放松对大陆战略形势的关注。路易十四在信中称日耳曼列强为头号敌人:“他们是唯一能伤害我们的人”。

路易十四

法国在1756年至1763年的“七年战争”中遭受重大损失。加拿大属于英国,路易斯安那属于西班牙,法国的大部分加勒比和西非领土属于英国,尽管还有一些印度殖民地。法国国库空虚,军队疲惫不堪,只有45艘战舰可以航行,而英国只有130艘。法国对英国的海外优势开始丧失。

因此,法国派遣部队支持美国革命,向英国发泄他们的愤怒。1783年,当美国独立后,法国通过凡尔赛条约将许多海外利益撤回英国。路易十五通过金融改革消除战争债务后,法国海外发展达到新高潮,海外贸易增长十倍。英法海上矛盾和海权竞争激烈。法国重建了欧洲最大的军队并加强了海军,因此金融危机引发了一场大革命。共和国的建立只解决了内部矛盾,拿破仑主要负责与大国的斗争。

拿破仑认为英国是海外利益的主要竞争对手的决心是非常正确的。他在布洛涅建了一个兵营,渡海去英国或爱尔兰。最终,布伦的军队踏上了奥地利奥茨特里茨之旅,拿破仑注定要在那里载入史册,但他错过了真正打击英国的机会。拿破仑为了最终的霸权利益和安全优势向莫斯科进军,最终打败了英国,因为俄罗斯是最后一个阻止建立大陆封锁体系的大国。该系统旨在防止英国及其控制的殖民地商品进入欧洲,从而对英国造成经济冲击。这是最后的手段。因为法国海军无法打败英国海军,入侵英国或占领欧洲海外殖民地。拿破仑的陆上战争继续向东胜利,成为欧洲的霸主。但是在海上,英国中将纳尔逊在1805年特拉法尔加战役中的胜利剥夺了法国在海上取得同样成功的可能性。

在这场战斗中,英法海军战术显示出有趣的差异。法国人喜欢摧毁他们船只的力量,把火力集中在帆船桅杆上,而英国人喜欢摧毁战斗力,即攻击甲板和甲板上的人。后来,在铁甲船时代,战术演变成攻击船体和引擎,攻击甲板和士兵。根据马汉的分析,中日在1894-1895年的中日战争中继承了后一种策略,导致丁常茹第一个在战场上受伤。

最后,拿破仑在陆地上的丰功伟绩除了建立强大军队的传统之外,并没有留下多少实际的领土,而法国的海外资产却大大减少了。海外殖民地引发的战争不可能在海外或英吉利海峡赢或输,而是从莱茵河一直到莫斯科。对法国来说,海上力量只能通过大陆征服来赢得,这是对命运的讽刺。历史上有时就是这样。战争意志不能决定战争的进程,战略目标和手段被异化。

第三,第二帝国在海上卷土重来。

结束拿破仑时代的维也纳和平会议建立了包围和限制法国的土地秩序。然而,一个精干的法国欢迎与英国合作的新机会。法国不是军队的霸主,它满足了英国对欧洲“离岸制衡”的需求。

很快,法国和英国结盟了。路易·波拿巴于1848年当选总统,并于1852年宣布自己为皇帝,以建立第二帝国。1853年至1855年克里米亚战争期间,英国和法国联合向黑海发起了一支探险队,以支持土耳其抵抗俄罗斯。1856年至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也是由英国和法国共同发起的。法国文学巨匠雨果写道:“一个强盗是法国,另一个是英国。”“两个欧洲强盗闯入颐和园。一名抢劫犯洗劫了财产,另一名抢劫犯放火焚烧了财产。”在战争中,法国派出的部队远少于英国,但也坚持平等地在前线作战,向英国士兵投掷所有通信线路来保护他们,并激怒了英国指挥官。

第一艘装甲战列舰“光荣号”由法国人在1858年建造,第一艘装甲战列舰“勇士号”由英国人在第二年建造。重要原因包括19世纪上半叶的海军火力系统革命。法国在1822年率先在威力强大的迫击炮上取得进展,这种迫击炮可以一枪摧毁一艘军舰。两年后,英国人赶上了炮兵。1858年后,装甲和火炮之间的海洋进化竞赛开始了。

在拿破仑三世统治的十八年间,法国海外殖民地翻了一番,特别是在印度日那、西非、中非和太平洋,为1880年后的大规模分治做准备。法国利用英法合作成功降低了海外竞争阻力。英国人遗憾的是法国已经逐渐在东方站稳脚跟。尽管法国从印度撤军,但它在印度洋和太平洋都有领土和军队,法国海军旗帜飘扬在世界各地。1867年巴黎世博会和布洛涅平原上10万人的阅兵反映了第二帝国的顶峰,普鲁士国王和俄罗斯沙皇将出席。1869年,尤金妮亚女王领导的苏伊士运河开通。1870年,法国成为欧洲第二大加工产品出口国。

然而,这一时期海外开发也存在重大失误。巴拿马运河和苏伊士运河是法国学习的两条国际运河。法国人首先开始建造,然后被英国和美国接管。拿破仑三世未能从英国手中夺取世界海上贸易和殖民的主动权。

与拿破仑帝国相比,第二帝国在欧洲大陆的军事扩张微不足道。它只在1859年通过政治交易在意大利收购了尼斯和萨瓦。在这一时期,海洋是法国对外发展的焦点。给英国人生第二个孩子,吃他留下的东西也很好。这可能是法国海洋的一个合适的战略定位,这与后来德国的不敏感相矛盾。然而,一旦拿破仑三世在欧洲大陆崛起,英国就准备让任何人修复法国。法国认为自己是欧洲大陆上的一个军事强国,并加强了军队建设,因此陷入了与普鲁士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陷阱。1870年普法战争证实了法国军队改革的缺陷,法国从欧洲第一个军事强国的幻想中走了出来。英国没有帮助。

拿破仑三世

四、法国海外帝国定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普法战争给法国的国土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但它很快在国外变得强大而全面。在失去了土地强国的地位后,法国又有了一次成为英国弟弟的机会。德国的快速崛起已经成为法国地缘战略的一种修正,因为德国、法国、德国、英国、德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将很快变得尖锐。

第三共和国的海外扩张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第二帝国获得的海外据点。在1880年帝国主义分治的高潮之后,法国成为了在莱夫领导下仅次于英国的第二个成功的海上强国。他缓和了与德国的关系,放弃了海外扩张。《迷失在东方,迷失在桑园》。到1914年,第三共和国将其海外领土扩大了十倍。在分割非洲的过程中,法国获得了最大份额,并加强了对印度日纳的控制,以在太平洋和印度洋获得立足点。英法协定签署于1905年,法国首都和英国在接下来的两次世界大战中联手。1918年的胜利使它在获得殖民地战利品方面几乎与英国平起平坐。

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法国被打败并向德国投降,但希特勒不敢立即摧毁法国的原因之一是法国的海外帝国太大,目前无法接管。

V.战后新时代与战略更新

二战后,戴高乐领导的第四共和国面临非殖民化。旧殖民帝国开始衰落。核时代的到来也带来了战略观念的巨大变化。时代潮流在变,西方列强的战略也在跟着变。法国也不例外。1860年,法国的非洲帝国基本上结束了,尽管法国仍然保留了许多支离破碎的海外领土。法国发现其主要贸易伙伴在欧洲,而不是海外世界。在20世纪50年代末,第三世界占法国贸易的1/5,在20世纪70年代末降至1/20。法国应该使用新的战略彻底解决陆地和海洋地质问题。

戴高乐坚持要求大国地位,包括核力量的国防独立。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统治东方的野心是这场世界大战的潜在野心之一。”他担心英国会控制东部贸易和法国海的命脉。实力正在下降的法国只能在大国博弈中重新获得权力战略的平衡。要发展强大的海上力量并维持海外殖民帝国,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而法国已经没有了。1951年的欧洲煤钢一体化和现代欧盟的开始反映了法国欧洲地缘战略的新形式,法国战后外交政策的核心是欧洲一体化。

冷战后,法国仍然不得不面对陆地和海洋地理的两面。法国最关心的外围问题是非洲安全和欧洲一体化。然而,冷战后的历史表明,法国和德国保持着同样的欧洲战略步伐。法国继续与非洲其他大国玩游戏。即使在非洲殖民地独立后,法国仍然严重依赖非洲资源和市场。法国的海外经济命脉主要在非洲。有人说,“没有非洲,法国就像没有汽油的汽车;没有法国,非洲就是一辆没有司机的汽车。”法国70%的石油进口和100%的铀来自非洲。在本世纪初,法国仍然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大量矿产资源需要由非洲提供。文化外交和公共外交在法国海外交流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炮舰外交的重要性。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法国仍然是一个海上强国,除北冰洋和亚洲三大洋外,所有大陆都有12万平方公里的海外领土。它还声称对南极地区拥有主权,并拥有一定的全球干预能力。法国已向海外派遣部队,在非洲许多地方执行维和任务。法国是少数拥有航空母舰的强国之一。它仍然坚持为国家利益进行海外干预的原则,甚至对“返回印度和泰国”的参与有限。

历史不能被假定,但假定它是无害的。如果拿破仑一世在欧洲少打两场战争,释放一些军队到海外,如果拿破仑三世在欧洲有一点控制权,并在海外与英国多合作两次,也许法国的海洋开发会更有效。当然,法国的侵略历史充满了缺陷,但就地缘战略得失而言,考虑到固有的环境条件,法国实际上是相对成功的。除了尊重和遵守地理条件,人们还应该克服突破。先天不能选择,但后天必须勤奋细致地努力。对于一个真正两栖的国家来说,地缘战略就像走在平衡木上。迈出半步没有错。国家的战略定位必须科学。陆地和海洋都在寻求发展。我们必须明确我们做什么,采取什么步骤。与英国相比,法国的地缘战略可能无法保持稳定。然而,大英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和军队来对抗德国和土地。它被迫违背自己的战略文化。法国是当今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但德国却不是,它曾多次为霸权而努力奋斗。这也反映了法国数百年来在适应形势和发展外交及海洋权利方面取得的成就。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但同时也打开了一扇窗。

安徽快三 广东11选5投注 一分快三平台 德国pk拾赛车

上一篇:比重男轻女还可怕的“新型偏心”,正在二胎家庭滋长,让旁人心疼
下一篇:那英翻唱《我和我的祖国》,才开口一句已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