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劝网
当前位置:西劝网 > 综合 > 「www.hg4466.com」有些人会一直住在一个词语里

「www.hg4466.com」有些人会一直住在一个词语里

发布时间:2020-01-09 15:27:06

「www.hg4466.com」有些人会一直住在一个词语里

www.hg4466.com,有些人会一直住在一个词语里

文|喇嘛哥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活着活着就会觉得有些词仿佛专门为某个人订制。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在陌生的地方看到,这个词后面的那个人就会跋山涉水出现在脑海,远远地只为看你一眼,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比如有个词叫“阴天”,一想起就觉得特别有仪式感。年轻的阿爸穿起雨衣,像一个等待号角响起的战士,冲进雨幕里,往羊圈里背草料。阿爸好像对每一场雨的到来都心存感激,阿妈比阿爸矜持一些,天明时分,探过身子向阿爸求证:“嗨,下雨啦?!”

我很奇怪,阿爸和阿妈之间总是用“嗨”来代替称谓,从来不需要铺垫。

比如,阿妈说“下雨啦”,阿爸接下来的动作就像编排好的程序:先掩紧我的被子,用满是胡楂的脸碰碰我的脸颊,嘴里像羊一样含混不清地咕噜着“长大啦”;接着一骨碌爬起来,断然走出去,然后带着一身水汽回来,向阿妈汇报一下雨有多大。

每当这时,阿妈总是赖在炕上指挥阿爸:水开了,能放茶叶啦;把冬天晾好的干羊肉拿出来,炖上;等天晴了,该晒晒被子了。阿爸有条不紊地干着活。阿妈起床之后,开始筹备阴天聚会的各种东西。

接下来家里会来很多人,他们从一场雨谈到秋后的收成,从一场雨联想到草原的丰茂,接着会从一个人讲到另一个人,讲到情义,讲到想念,还会找各种理由唱歌,一首接着一首。

我那时极其讨厌他们唱歌,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熟悉的人却要借着歌声和酒劲说那么深情的话?有时候,我会一个人站在沙梁上看天,和身边的小草、野花说话,会潜伏进羊群和它们斗智斗勇。谁知很多年后,只要天阴,那些人、那些景象、那些歌声,就会填满我所有记忆和想念的缝隙,连人们擦拭眼泪的动作都历历在目。

有时候我会固执地认为,一些不知去向的人,一部分住在梦里,一部分住在词语里。比如,有个词叫窗明几净,我总觉得那是大雪封路的某个午后,屋内炉火点点,炉上炖着羊肉,成片的阳光透过窗户落进来,我坐在窗边的一角,读着三毛的书。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我定睛一看,是同学老五踏着大雪来看我,我们相拥在一起。那时候屋外雪花飞扬,阳光斑斑点点,明暗交错。

多少年来,我一直觉得那就是久别重逢时该有的情景,以至于很多年后,我特别喜欢坐在明亮的窗前写作。了解我的朋友也总说,真正的文人总喜欢在昏暗的灯下,诗酒百篇,可惜你那酒量啦!

再比如远方,每次说起,人们眼里总闪着热切的光。可是谁也不想说破,这热切的重逢之后,将是一场冗长的分别。

比如,我总会记起在新疆遇见的一位大哥,他前一秒还目光冷峻,但下一秒讲起自己的妈妈,反复克制情绪,终于还是无法阻止那一句:“妈妈我想……”他用尽全力打败了一个“你”字。

他说他一生最遗憾的就是,从监狱里出来,母亲已经不在了。说这话时,他的泪水沿着眼眶径直滑落下来。“柔软”两个字,把一个那么彪悍的人猛地打倒在地。

长大后终于懂了,我们注定会被一些词语收留,或实在的,或可感的,或卑微的,或温柔的。

不过,这些词,注定不会和伟大、永远等大词并排出现,一如它们当初来这个世界一样平凡。它们与露珠、青草、歌声等词并列出现,散发着想念的味道,成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模样。

(摘自“喇嘛哥”微信公众号,原载于《青年文摘》2018年第23期)

小杂志,大语文

“青年文摘•好课”特邀畅销作家,为你呈现中学语文作文的第n+1种写法。附带作家音频问答,帮你掌握作文题目背后不同的审题、立意角度与写法。

本期作家

喇嘛哥

【作家小传】喇嘛哥,出生于腾格里大漠的一个草原汉子,原名王雄斌(乌力吉),网络写手,自由音乐人。出版散文集《我草原上的亲人们》《我以大雪封路的名义留你》《踏马行歌》等,发行音乐作品专辑《遇见》《岁月如歌》,歌曲《远去的人》《淡蓝色的思念》等广为流传。

本期作文习题

成长是拾贝的过程,一路走一路收获,不断累积着自己的人生财富,请以“财富”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想看这道作文题作家是怎么破题吗?作家喇嘛哥说:“阿爸阿妈是给予我人生第一笔财富的人。”你认同他的观点吗?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加入青年文摘·好课会员

听作家写作课,看作家写作文

青年文摘•好课,一堂可以共享的好课

看 名师直播课

听 作家写作课

赏 精品美文课

学 文摘读书课

上一篇:叙利亚魔改武器亮相:将坦克炮装上卡车?
下一篇:伊利健康饮品、冷饮业绩再创新高 助推行业龙头圆梦“五强千亿”